妳是我黯墨靈魂意識裡

 一朵永不凋謝的玫瑰

 永日永夜在我乾涸的心田盛放

 濃重的香氛刺鼻而來

 驚醒宿醉沉睡的浪子離塵

 半夢半醒之際

 我輕輕哼唱著故鄉遠方的秧歌

 玫瑰啊!玫瑰!

 我情願在太陽毀滅之前

 在孤獨寂寞的夢國城圍裡

 把它捧在手掌心

 輕輕地呵護

 然後,用汨汨滴淌的鮮血

 在夢國的土壤裡

 開成一朵,喚為想念那

 永不凋謝的

 藍色玫瑰。


楊念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